★本站公告★:合理安排时间看片,享受健康生活。本站永久域名:wwww.av9900.com 随手点击收藏,以免迷路哦!

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(狼友必备)

没落英雄

  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!
边关城外的“豪侠饮”酒肆年复一年的接待过往的行人,老板阮胖子是这地界上消息最灵通的人物,几经风浪,八面玲珑。此刻他正坐在柜台里,遥望着远处的尘烟,又有客人来了。很快,一匹棕色骏马急弛而来,马上一名汉子,身穿皮革外衣,风尘仆仆,显是经了很远的路程。坐骑来到近前勒住缰绳,汉子下马抖抖身上的尘土,迈步走进酒肆。
小二急忙迎上前去,这汉子挑了靠墙一张空桌坐下,点了酒菜,又吩咐备了马料。阮胖子一眼就判断出这是个从中原而来的江湖人物,这里每天都有二三十个这样的人物往来,他并没在意。
这汉子叫楚雄,在中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武师。偶然机会在深山中遇到一位练功走火的无名老人,老人请求相助,并许诺有宝物相赠。楚雄贪念一起,竟下手将老人杀害。收寻中,在老人身上意外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武林至宝——蚕丝软甲和一张神秘的藏宝图。楚雄惊喜过望,准备一番,即刻到塞外寻找宝藏。
楚雄正自饮酒,店外铃声作响,两个商人模样的人已走进酒肆,楚雄看到店外两匹骆驼载满了货物。一个商人巡视一下店内状况,面带笑容道:“店家!准备些吃喝,我们带在路上吃。”小二忙上前:“客官不在这打尖吗?”商人道:“我们急着赶路呢!”小二急忙张罗准备。楚雄眼见商人手上戴了一块罕见的祖母绿,不觉砰然心动,低头寻思。
少顷,小二已准备停当。两个商人付了赏钱,蹬上驼背向南而去。楚雄招呼结帐,走出店外跨上座骑。正欲前行,远处又一骑飞驰而来,转眼到了近处,楚雄不禁一呆。马上是一位姑娘,虽然头戴遮帽,面罩纱巾,但俊秀婀娜的身材,美丽有神的双眸,浑身上下充满了迷人的风姿。姑娘看了楚雄一眼,下马大步走进酒肆。楚雄定了定神,朝两个商人去的方向跟了下去。
楚雄急追一阵,已看到两个商人的背影,眼见四野无人,不由加快速度,高声喝道:“站住!”两个商人闻声回望,楚雄已追至跟前。商人愕然问道:“兄台有事吗?”楚雄更不答话,腾身向商人扑去,掌锋劈向商人后颈。商人大惊,待楚雄扑近,微一扭身靠向楚雄,肘间已如重锤般击在楚雄的胸口。楚雄浑身剧震,身子被击的横飞出去,重重摔落在地上,没了声息。
商人不料一击得手,后面变招无法施展下去,楞在那里。另一商人笑道:“是个见财起意的小毛贼!子方稳住身形,大汉哈哈大笑纵骑而去。
双邪暗道“厉害!”心知斗将下去很难讨到便宜,心中侥幸不已。忽见远处尘烟大起,数骑急驰而来,双邪暗自戒备。来骑将近,领头一人高声道:“是聂兄、吴兄吗?”两人长舒口气,回应道:“正是!是李兄吗?”十余骑来到跟前停住,双邪与马上众人打过招呼。被称李兄那人笑道:“聂兄、吴兄一路辛苦了!”双邪道:“幸不辱使命!没有出现什么岔子。”姓李的道:“都统放心不下,命我等前来接应,并火速前往会合。”双邪急道:“事不迟疑,我们马上走吧!”一行人匆匆向南奔驰而去。
一切恢复平静,只有风吹黄砂,卷起阵阵尘土四处飞扬。楚雄的尸身动了动,渐渐的坐子方稳住身形,大汉哈哈大笑纵骑而去。
双邪暗道“厉害!”心知斗将下去很难讨到便宜,心中侥幸不已。忽见远处尘烟大起,数骑急驰而来,双邪暗自戒备。来骑将近,领头一人高声道:“是聂兄、吴兄吗?”两人长舒口气,回应道:“正是!是李兄吗?”十余骑来到跟前停住,双邪与马上众人打过招呼。被称李兄那人笑道:“聂兄、吴兄一路辛苦了!”双邪道:“幸不辱使命!没有出现什么岔子。”姓李的道:“都统放心不下,命我等前来接应,并火速前往会合。”双邪急道:“事不迟疑,我们马上走吧!”一行人匆匆向南奔驰而去。
一切恢复平静,只有风吹黄砂,卷起阵阵尘土四处飞扬。楚雄的尸身动了动,渐渐的坐起身来。是蚕丝软甲救了他一命,却也惊的魂飞魄散。‘风云双邪’是凶名远播的黑道高手,威镇江湖十余年,自己竟然打劫到他们身上,留的命在,当真万幸。塞外高手云集,看来又要再起风云,自己志在寻宝,还是少惹事端为妙。当下起身跨上座骑,走小路慢慢驰去。***天色晚时,楚雄来到山下一处民居心想借宿一晚,敲门片刻后一个村姑开门迎出,楚雄道明来意,村姑客气的将他让进屋舍。刚进屋内,楚雄闻到淡淡的血腥之气不禁眉头一皱心下猜疑。村姑笑道:“刚刚屠了一头羊,还未清理干净,望客人不要见怪,怠慢之处请多海涵。”楚雄心下释疑,询问道:“大姐家人呢?”村姑道:“家夫到朋友家吃酒要晚些时回来。”说罢忙着准备食物。
楚雄望着村姑的身影,发现除了姿色平常外竟是身材玲珑有致肌肤娇嫩雪白,只从背影看去还道是个绝色美女,不禁心中瘙痒,乘村姑呈茶之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。村姑轻轻一拂摆脱他的手掌娇笑道:“客人不规矩呢。”这一笑竟显得妩媚已极看的楚雄一呆,忍不住起身上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。
忽听屋外有人扣门,村姑推开楚雄整理一下迎出屋去。不一会让进三位客人,楚雄一见暗吃一惊,他认得前面四旬左右的灰衫人是河北一带有名的白道高手‘摘星揽月’刘云风,后面跟着同是河北武林代表人物的‘旋斧’钟彪、‘六合刀’乔勇。村姑招呼三人坐下向愣在那里的楚雄道:“还不快去后院将羊收拾了招待客人。”三人向楚雄拱手道:“打扰!”楚雄茫然见了礼数便走向后院。
不一会村姑也来到后院开始张罗饭菜,楚雄凝神细听前屋动静,隐约听到“盟主……黑风……”字样,其他便听不清楚,回身看到忙碌的村姑美臀晃动风情无限,不由色心又起从后抱住娇躯。村姑笑道:“你又要做甚?”楚雄道:“我是你丈夫,当然要做些好事。”左手握上乳峰一阵揉搓,右手直探下去摸向神秘所在。
村姑闭紧双腿轻笑着并无拒意,楚雄更加胆大妄为手指在私处不断研磨,大嘴压在雪白的后颈上亲吻,隆起的下身紧贴在村姑丰润的臀部不住挺动,村姑被他调弄的云鬓散乱,双手扶在案上随着他的动作一耸一耸的,口中发出娇媚的喘息声。
楚雄被刺激的越发冲动,不由掏出涨大的男根就要褪村姑的裤裙,村姑回手握住他的物件道:“休要胡闹!前面还有客人。”手在棒上用力套弄几下爽的楚雄差点当场发射,村姑娇笑着端起准备好的食物走向前屋。楚雄怔在那里好一阵梦离神游,忽听屋内一声呵斥:“好贱人!竟敢下毒害人。”接着便是“乒、乓”一阵乱响,显是激烈交手。楚雄急忙奔进前屋,却见屋内一片凌乱已不见人影。
他又紧跟出门外,只见月光下四条人影缠斗到一处。那村姑一对玉掌,在一把砍斧、一柄阔刀和刘云风的双掌之间纵横来去,斩截擒拿、指点掌劈,虽是以一敌三,却大占上风。蓦地里右手倏出,使个巧妙一钩,抓住了钟彪的砍斧,顺手一拉,往乔勇的阔刀上碰了过去。这一下借力打力,但听得当的一下巨响,只震得各人耳中嗡嗡作响。钟彪和乔勇力气均大,再加上村姑的力道,两人只震得虎口血流。刘云风一惊之下,扑上相救。村姑伸足一钩,反掌在他背心拍落,又是借力打力,便以他自己向前一扑的劲道,将他摔了一交。
紧跟她一个左拗步,抢到了西首,右掌自左向右平平横扫,拍的一声,打在乔勇的太阳穴上,登时乔勇闷哼一声倒地,跟着左手自右上角斜挥左下角,击中了钟彪的腰肋,夺过他手中砍斧顺手送入刚起身的刘云风小腹。这几招精妙快捷,一气呵成,出手狠辣,刹那间将三个高手全部了结。楚雄一旁看的目瞪口呆,眼看村姑笑盈盈的向自己走来,却双腿麻木,动弹不得。那村姑走至近前莺声道:“多谢你了!”忽的一掌印在他胸口,楚雄仰面栽倒。
村姑站在空地轻撩发丝,夜风吹动衫裙,似乎连她娇柔的身子也吹得摇摇晃晃,哪里想到刚才连毙武林高手,眉头不皱的狠辣手段。忽听身后一女子声音道:“好毒的妖女!残害无辜,屠杀正义豪杰,今日容你不得。”村姑慢慢转回身,面容冷竣,见一清秀俊美的姑娘长剑遥指,正冷冷的看着她,却是楚雄在‘豪侠饮’店外遇到的那位姑娘。村姑不识,看着姑娘娇嫩艳丽的面庞,眼中露出妒意。



_ 点击关闭

_ 点击关闭